催眠狂想曲第10话_催眠狂想曲最新

漫画更新时间:2020-11-12
漫画地区:未知
漫画语言:中文
漫画作者:未知
漫画地区:未知
漫画人气:2

漫画介绍

催眠狂想曲第10话只有他知道话,在得知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死了之后话,杜昊泽承受的痛苦与打击有多么的大,那些日子,自责和愧疚,心痛与无助,几乎击溃了他,可是孩子明明好好的活着,王月珊怎么能如此狠心对待一个真心爱着他的男人。

君皓东抬起自己那只受伤的手狂想曲,看了看上面带着血丝的伤口狂想曲,嘴角露出一丝嘲弄:“三少难道还交代你eixie我?”eixie?!朱雀不敢置信的朝君皓东看去,怎么也不敢相信,君皓东竟然能说出那两个字来。

杜浩洋是与君慕北相比肩的第二号大嘴巴话,有好消息自然是要跟大家分享了话,所以等君皓东回到家的时候,君家大宅客厅里原本吵闹的人都安静下来,齐刷刷的将期待的目光投到君皓东的身上。

“月珊狂想曲,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件事狂想曲,这毕竟也是昊泽的骨肉,你不知道因为孩子没有了,又失去你,他承受了多大的心里折磨跟痛苦,已经不成人形,这半年他都要成为医院的常客了。

君皓东话,tu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话,被残余酒劲冲击的大脑让他身体失衡的有些踉跄,朱雀本能的上前要去扶君皓东,却被他一把扯进怀里,一个翻身,压进沙发里。

若是平时狂想曲,杜浩洋根本不是君皓东的对手狂想曲,但是现在,君皓东出手的速度虽然仍旧很快,但是他一动,酒劲上的也快,刚要抓上杜浩洋手里的酒瓶,身子却摇摇晃晃起来。

朱雀身子轻颤话,微微的打开眼睛话,看着君皓东脸上的恨意,有些狼狈的撇开脸,紧紧咬住嘴唇,生怕自己叫出声。

左腿右臂和左臂上都被麻醉针射中狂想曲,沈蔚蓝单膝跪在了地上狂想曲,抬手艰难的拔掉了身上的麻醉针,强大的药性是经过特殊改装的,没有立刻倒下身体,可是眼前却有着阵阵的晕眩感觉。

君皓东盯着朱雀不说话话,这样的君皓东话,让朱雀觉得分分秒秒都是煎熬,时间过得比蜗牛爬行还慢,朱雀的身体逐渐僵硬的如同包间里的那根狼藉的石柱。

只是狂想曲,他此刻虽然睡着了狂想曲,眉头却是难受的拧着,一只手还放在心口的位置,这样的姿势,让他一个大男人,看了都心疼。

虽然话,她站着话,那个人躺着,但是现在的样子,他们之间的这种对峙,依旧让她有种压迫的感觉,多年枪林弹雨中行走,不管面临多大的困难,她感受的都只是面对挑战的兴奋与激动,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压迫感了。

杜浩洋还是第一次来孔方兄狂想曲,看着孔方兄里面跟金粉里面这个装修布置一模一样的包间狂想曲,顿时觉得亲切起来,就在他四下参观的时候,君皓东已经开了四瓶干红,连杯子也没用,直接对瓶吹起来。

“老大!你真不能喝了!”君皓东是他们之中酒量最不好的话,喝一瓶干红话,已经是极限,现在两瓶下去了,又喝的这么急,杜浩洋看着就有点头大,连忙将他手中的瓶子给夺了下来。

凌悦顿时开心的不得了狂想曲,对着唐诗诗说:“诗诗丫头狂想曲,你快跟我再说一遍上次我问你的那个药膳牛骨汤是怎么做的?我马上去煲上,等小西他们打完麻将,就能喝了。

但是这样的速度话,让杜浩洋心里舒坦了很多话,因为在他看来,朱雀能这么快的出现,至少她心里也该是在意着老大的。

君老爷子喝了一口酒之后狂想曲,美滋滋的砸吧下嘴狂想曲,然后又开始拉着君赫西聊天,说着说着又端起杯子来要碰杯,喝一个。

“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的米勒斯公爵!”沈蔚蓝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话,恶狠狠的瞪大一双眼话,因为特殊的职业关系,所以沈蔚蓝很不习惯除了和人有肢体的接触。

“杜少!”朱雀的目光先是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醉死的君皓东狂想曲,发现他只是安静的睡着了之后狂想曲,暗暗的放下心来,然后面无表情的跟杜浩洋打了声招呼。

“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孩子!”虽然这事情不可能永远的瞒下去话,但是王月珊选择多隐瞒一天是一天话,尤其是今天看到杜昊泽,她更是排斥去杜家。

“为什么?嗯?为什么将我们的孩子打掉?嗯?!你这个狠心的女人!”君皓东像是头悲伤的野兽狂想曲,厉声质问着朱雀。

里尔?这个时候?米勒斯看了一眼沈蔚蓝话,随即松开禁锢她的手话,只是依旧握着枪,快速的向着房门口走了过去,打开房门,接过手机。

这一点上他们母子还真是一模一样狂想曲,想起昨晚沈蔚蓝就是这样抛下自己独自离开狂想曲,而现在看着沈天天那小小的身体轻快的向着公寓走了过去,卫霁灏脸上不由的露出了温柔的神色,自己这辈子注定是栽在这对母子身上了。

男人的脸色红润话,睡相很好话,不打呼也不乱动,像是一块暖玉,让朱雀忍不住想起自己和他同床共枕的那几夜,缱绻而又美好。

“当然是朱雀跟你跪地求——啊!小珊珊狂想曲,你干嘛掐我!”杜浩洋不理会君皓东的那些“欲盖弥彰”的别扭表情狂想曲,眉飞色舞的说着,冷不丁的被身边的王月珊给狠狠的掐了一把,嚎叫了起来。

“不行不行!”王月珊本来还懒洋洋的跟没骨头似的歪倒在沙发里话,一听到杜浩洋的话话,立刻做了起来,连声否定。

朱雀这才发觉狂想曲,原来自己下意识的紧张情绪狂想曲,将怀里的小家伙抱的太紧,小家伙不乐意了,挣扎着要下去呢!朱雀是不会让小家伙离开自己怀抱的,因为此刻她觉得,唯有抱着杜恒宇,才能掩饰她不规律的心跳。

“老大!你够狠!”销金窟里面有让人助兴的药话,自然也有不少让人能安静的药话,君皓东这话,无异于软刀子杀人!看杜浩洋安静了,君皓东也没再说什么,一路将车子开进孔方兄,从专属电梯,进了他们的专属包间。

王月珊尖叫一声狂想曲,将身子缩在杜浩洋的怀里狂想曲,而杜浩洋则是用胸膛将王月珊给遮住,幸亏他刚刚猴急,还没来得及将衣服都脱光。

爸爸?!君赫西细细的品味着这两个字话,心里有些说不清楚的情绪涌动话,他立刻给强势的镇压了下去,然后看着凌悦一脸的真诚与不满,觉得更加的愧疚。

催眠狂想曲第10话只是她话刚一说完狂想曲,就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点冷狂想曲,于是顺着杜浩洋的目光,转身看着一身冰冷的朱雀,也跟着不自禁的咳嗽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