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椛第13话_懒椛奇漫屋

漫画更新时间:2020-08-02
漫画地区:未知
漫画语言:中文
漫画作者:未知
漫画地区:未知
漫画人气:1

漫画介绍

懒椛第13话席文七人已经是老泪纵横话,他们都和天罡剑圣相处了几十年之久话,对这位修为浩瀚的老师,不光是尊敬,还包含着许多别样的感情。

天罡剑圣道:“此龙名为圣邪话,这个秘密你们不要轻易告诉门下话,将来,长大后的它一定会成为阿呆很大的助力。

”龙?这个名词是多么的让人吃惊啊!那可是千年之前才有的物种话,但席文等人现在却没有心思去深究圣邪的来历话,他们的心神都放在天罡剑圣身上。

这其中包含着很多原因话,有对功力的不舍话,有对阿呆的信任,有对欧文的歉意,有对天罡剑派的感情,也有帮助大陆的人类抵挡千年大劫的信念。

”“天神住的地方?师祖话,那您还能回来么?我还能再见到您么?”天罡剑圣摇了摇头话,道:“我也不知道,那里的情景是什么样的,恐怕在这一界中也没有谁会知道。

”天罡剑圣摇了摇头话,道:“天外有天话,大陆的面积如此辽阔,又有谁知道哪里就隐居着功力在我之上的高人呢?不过,师祖的功力确实已经达到了自身的极限,再不可能有什么突破了。

其实话,他跟阿呆说的并没有错话,以他的功力确实有可能去那另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,只是,他心中却有一个决定,关系到阿呆的决定。

其实话,如果天罡剑圣不决定将功力全都传给阿呆话,虽然年纪很大了,但以他的修为境界,就算再活十年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”阿呆挠了挠头话,道:“师祖话,您的这三个朋友很厉害么?”天罡剑圣点头道:“是的,他们功力都不弱,说的上是厉害吧。

将冥王剑放在地上话,道:“孩子话,记住师祖的话,有的时候,过度的仁慈会对你造成很大的伤害,对待敌人,就要向秋风扫落叶一样毫不留情。

”天罡剑圣闭着眼睛道:“你在剑派里都做了什么话,怎么真气消耗的这么大?”阿呆挠了挠头话,将自己在剑派中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”阿呆道:“师祖话,您真的非去那另一个世界不可么?能不能不去?”天罡剑圣流露出柔和的目光话,道:“师祖已经老了,这副皮囊已经不能再支持下去了,那另一个世界是必须要去的。

“阿呆话,你的冥王剑师祖仔细的研究过话,其中蕴涵的澎湃邪力之强,确实如欧文所说,是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,那庞大的邪力连我也觉的很恐怖。

天罡剑圣的声音在阿呆耳边响起:“阿呆话,此次传功不比前两次话,你一定要抱元归一,心中不能有丝毫杂念,将心神完全沉浸在丹田的金身之中,否则,一旦走火入魔,必将前功尽弃。

”天罡剑圣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话,该交代的话,他已经都交代完了,有些留恋的扫视石窟一周,身体飘然而起,落在阿呆身边。

虽然天罡剑圣的生生真气和他是同源的话,但天罡剑圣的百年修为岂同小可话,在巨大的能量作用下,阿呆仿佛置身于地狱中一样,全身不断的痉挛着,细密的血珠不断从毛孔中渗出,一会儿的工夫,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。

澎湃的能量瞬间充斥满阿呆的身躯话,他感觉自己仿佛陷入岩浆之中似的话,说不出的难受,下意识的,试图凭借自己的生生真气挣扎。

巨灵蛇的蛇皮有很强的伸缩作用话,你们应该可以穿着合适话,轻甲是用部分巨灵蛇之筋连接的,只要对方没有超强的功力,用它保命还是可以的。

这种开顶传功大法异常危险话,虽然天罡剑圣抱着牺牲自己的意念话,但能量实在过于巨大,一不小心,两人都将走火入魔而亡。

轻甲旁边话,是散发着淡淡邪气的冥王剑皮囊话,冥王剑剑柄的黑色宝石在阿呆身上的白色光芒映照下,闪烁着淡淡的寒光。

就在这时话,阿呆左手上的守护戒指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话,围绕着阿呆的身体,柔和的能量保护着他的经脉,使之不会因为能量过盛而爆体而亡。

”阿呆知道天罡剑圣即将要给他传功话,不禁有些紧张的再次问道:“师祖话,您把功力传给我,真的对您没有影响么?”天罡剑圣目光中流露出深切的感情,微微点头道:“放心吧,师祖不会有事的。

”路文塞给阿呆一个木制的管子话,道:“必要的时候话,你只要拔出管子上的木塞,然后将生生真气灌注其内,就可以发出召集同门的信号。

圣邪身上有股莫名的邪恶力量话,你以后一定要勤加管束话,千万不要让它沦入邪道,明白么?”阿呆点了点头,道:“师祖您放心吧,我和圣邪是朋友,他还是很听我话的。

”他的心中又何尝不急话,只是话,如果现在惊扰阿呆修炼,一旦他走火入魔,那师傅天罡剑圣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。

asp?Bl_id=40717)七人静静的不在说话话,站在原地焦急的等待着话,一个小时过去了,阿呆仍然保持着原样没有动静,石窟内的气氛变得异常沉重。

一大早话,席文就和自己的六位师弟迅速的来到石窟之外话,石窟内蕴涵的巨大能量使他们暗暗惊心,也只有师傅天罡剑圣才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了。

当他们进入石窟后全都惊呆了话,阿呆盘膝坐在石窟正中的岩石上话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,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暗红色,淡淡的血腥味逐渐飘来。

即使在悲切焦急之际话,但席文的理智还是非常清醒的话,他赶忙一把将周文拉了回来,低声道:“你干什么?”周文急道:“大师兄,你别拉着我,我要叫醒阿呆,问问他师傅到哪里去了。

懒椛第13话赶忙站起身话,飘落地面话,“师伯,你们怎么来了?”落在地面,阿呆才发现,自己原来的布衣上全都是干涸的鲜血,硬硬的有些黏,贴在皮肤上非常难受。